202018-11
橙瓜分析:网络文学IP的漫改生意会是中国动漫的

发布者: 浏览次数:

  我国的动漫产业起步很早,最早的一部动画片是1926年的《大闹画室》。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动画片是1956年的《神笔》,事实上从1941年,我国第一部黑白动画电影动画片《铁扇公主》上映时,就广受国内观众

  我国的动漫产业起步很早,最早的一部动画片是1926年的《大闹画室》。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动画片是1956年的《神笔》,事实上从1941年,我国第一部黑白动画电影动画片《铁扇公主》上映时,就广受国内观众们的喜爱,并且在整个亚洲地区引起巨大反响。上个世纪5080年代是我国动漫精品辈出的时期:《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葫芦兄弟》、《舒克和贝塔》大家有目共睹,这可以算得上是中国动漫的黄金时代了。然而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国漫却似乎在走下坡路了,即使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精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国漫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一直举步维艰。

  我国的动漫产业起步很早,本应是发展势头迅猛的文化产业,但是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发展缓慢举步维艰,而我们邻国日本的动漫产业却迅速蹿到世界领先地步,甚至他们讲起中国故事来,也是头头是道,以中国名著《西游记》为原型的《最游记》和以中国厨艺为故事的《中华小当家》不仅在日本大受欢迎,在国内也十分火爆,对比同时期的中日动漫,两个问题非常鲜明:

  一、我国的动漫产业对目标受众的年龄定位明显偏低龄化,没有认识到动漫并不只是给儿童看的,作为“大孩子”的青少年,已经不是“孩子”的成年人也都是动漫的目标受众。正是这种错误的观念导致我国现在的很多动漫明显是偏低龄化的创作方向,而儿童的购买能力是有限的,从日本、欧美的动漫产业的消费者构成来看,主要购买力来自青少年及成年人,低龄化的创作方向导致这部分群体不买账,投入无法得到相应的回报,造成了中国动漫产业的市场危机。

  二、剧本剧情不够有吸引力,较多的延续传统套路或者直接模仿国外成功案例,导致“山寨”作品横行,没有观众买账。2015年,国产动画《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控抄袭迪斯尼动画《赛车总动员》系列败诉,不仅赔偿了135万元侵权费,还使国产动画名誉扫地。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段时间国漫都是糟粕,《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动画虽然3-12岁儿童为目标人群,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动画;《秦时明月》系列、《侠岚》、《画江湖》系列也让我们看到了国漫的努力。

  直到2015年《大圣归来》横空出世,引发了狂热的“自来水”现象。本来网络上就有“水军”这一说,水军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为他人发帖回帖造势的网络人员,以注水发帖来获取报酬。明白了“水军”就很好理解“自来水”的意思了,就是消费者因为自身的喜爱,自发的为某件事物某部作品进行宣传造势,这样的一群人就叫做“自来水”,正是这群人,以压倒性的数量优势,喊出了“国漫崛起”的口号。

  事实上,《大圣归来》市场宣传费用不足,2015年7月10日上映时仅拿到了9.5%的排片率及不到1780万的首日票房。但随后票房就低开高走,一次次地刷新媒体和网民的预期,最终冲破9亿票房,成为当年票房最好的国产动画片。自发为其宣传的观众们纷纷表示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这样的良心国漫了。那么为何一部宣传费用都不足的动画电影会引发现象级的网民、观众自发为其宣传刷屏的现象呢?

  首先《大圣归来》是一部八年磨一剑的良心作品,制作方面,技术的优良,特效炫酷肯定是一个原因,而更为关键的则是剧情对广大观众的吸引,正是这部电影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关键之一。

  《大圣归来》取材于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剧情的改编并不脱离原著,《大圣归来》更像是对《西游记》故事的延伸,补缺了大圣五行山下的五百年的故事,重塑了我们印象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形象。对于这个我们中国人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十分熟悉的角色,自然不必多说他的英勇故事,但当孙悟空这个英雄角色落魄之时又是怎样的呢?《大圣归来》通过重构的《西游记》故事,让观众感受到了一种温习了《西游记》的熟悉感,又有收获了新信息的新鲜感。

  《大圣归来》刷屏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成功对文学作品的再发现,最近一段时间,关注业界动态的人应该都注意到了这样一个趋势:很多网络文学作品不再仅仅是改编成影视剧,它们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动漫改编版本的作品。

  比如国王陛下2013年在创世中文网开始创作的仙侠类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由中日合作改编成了动漫,华人最大动漫及游戏社群网站巴哈姆特综合评价:在原作方面是由国王陛下所撰写的网络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即使在龙蛇混杂的修仙作品中,也算是最为奇葩的几部作品之一,可说是包着修仙皮的吐槽小说。在制作方面只有改编后的节奏掌握和还算不差,依然对于日本整个观众全体而言并不是什么优秀的作品。整体而言,虽然《灵剑山》的改编并没有让人真正拍案叫绝眼睛为之一亮的地方,但作为来自中国的首发作品,该作的的确确是敲开了日本动画那外人难以进入的大门,在网文IP改编漫画上,也为后来者做出了示范。

  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上摘得“网文之王”称号的作家我吃西红柿,其创作的古典仙侠小说《莽荒纪》动画版在2015年4月4日开播,在没有任何推广资源的情况下,《莽荒纪》动画单集播放量就已经达到800w。

  “五大至尊”蝴蝶蓝的同名竞技小说动画《全职高手》去年4月播出,开播24小时内点击破亿。第一届“网文之王”唐家三少的同名小说改编动画《斗罗大陆》,开播24小时内点击破2亿,33亿强势收官,再次证明网文IP的强大力量。

  《魔道祖师》动画改编自墨香铜臭所著原创同名耽美小说,由企鹅影视出品,第一季前尘篇定于2018年7月9日于腾讯视频独家上线,该作品人气火爆,还未上映时就已接拍广告,成为行业先例。

  网络文学作品原有的粉丝群使得漫改作品的目标受众不再仅限于低龄化的儿童,更加偏向成人,观众人群更加广泛。由于优质的网络文学作品原本就在角色塑造和剧情等方面都非常到位,因此也就直接解决了国漫另一个“剧本不给力”的大问题。

  近些年来,网文改编的影视剧已经越来越难得到原著粉丝们的认可,现实中的“小花小旦”“小鲜肉”的演技是问题,很多作品都是以浮夸的心态,依靠明星和炒作噱头来赚取点击量的,但这种问题是广泛存在于中国电影市场中的畸态,并非是因为网文改编才造成的。另一方面长相容貌甚至演员原有的性格都是问题,“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网文改编的影视剧不可能会完全符合每一个人心目中书中的角色。而与小说同属于二次元的动漫改编,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网文改编的动漫作品推出后,其主角不会受到影视剧主角演员形象,特效,配音等主观因素的影响。

  奇幻、修仙类型的网文作品,在场景布置、战斗场面上必须通过特效的方式才能实现,还需要整个剧组、制作团队多方面的配合,而动漫的图画表达方式则和小说的文字表达异曲同工,更考验创作者本人的技术,服装道具,特效从视觉效果上的呈现也会更好,不会像影视改编剧一样充满着强烈的违和感。所以网文IP改编成动漫作品,既能让网络文学绽放不一样的光彩,也能为国漫提供各种类型优秀的剧本。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传媒学院院长周星表示,我国动画产业和国家经济文化的发展依然存在比较大的差距。我们的动画创作还没有确立或者形成自己明显的风格。比如一些动画仿造的痕迹还非常明显,无论是仿造好莱坞、韩风、日风等等,在造型上包括情节的掌控,以及人物的表现上,其实还不是很成熟的动画的表现。

  周星院长认为,中国动画在剧作和剧情上还不够丰富,民族的本土的文化还不够。他强调说,成熟的动画不仅仅是为了孩子。“实际上在一些作品里头无论是技术上提高还是表现生活上,更重要的还是内涵上。我们的动画只是为了孩子这种表现,其实成熟的动画不仅仅是为了孩子,所以要通吃,但最重要的中国动画电影还是在深度的表现上。希望我们的动画电影坚守自己的传统东西,民族本土的一些形象和生活,要不断有创新。”

  从周星院长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中国动漫的意见是:坚持民族化、本土化、有内涵、剧情丰富,坚持创新,不必刻意模仿。

  橙瓜《网文圈》第28期封面人物发飙的蜗牛,其名下作品《妖神记》就是一部成功的漫改作品,在网络平台上播出后已经达到15亿的播放量。以《妖神记》小说为基础漫画、动画都已经有了不俗的成绩,近期《妖神记》国风妖灵卡牌手游正式上线。

  不仅如此,发飙的蜗牛还在2015年成立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正在进行小说创作、动漫原创及改编、影视编剧等内容、包括IP授权和开发。

  除了已经上线的长篇连载动画《妖神记》第一季、第二季和《万界仙踪》第一季之外,若鸿文化还同时发布了五个动漫计划,分别是将于Q4季度上线的《化神诀》第一季、《妖神记》第三季、《万界仙踪》第二季,以及明年Q1季度上线的《武神主宰》第一季、《星武神诀》第一季。若鸿文化将会以平均每年推出三到六部新番的速度,推进动画的制作,并且实现每部作品的长期连载。

  我们在采访时也特地向发飙的蜗牛提问:如何才能打造出具有影响力的火爆国创IP?

  发飙的蜗牛表示:“打造火爆的国创IP没有说哪个环节是最重要的,而是说每一个环节都必须要做到最好,比如我们要打造一个类似于像妖神记这样的IP,从小说到漫画到动画到手游到后面的动画电影到其他,每一个细节都不一样,漫画改动画,小说改漫画需要删减哪些剧情,增加哪些剧情,分镜是怎么做的,里面的线稿该怎么画,故事应该怎么表达?光是小说改漫画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涉及到的细节最起码要求我们在漫画领域做到精通,然后才是怎么样去改那样一部小说。到了动画阶段,就更加复杂了,除了剧情之外,整个的制作过程都是非常复杂,包括每一个漫画的制作工序啊之类的,对于细节的要求就更加的高,我们在前期的时候毕竟需要去探索,可能很多东西没有做到位,但是我们已经把最重要的那些点,认为能够传递给工作的那些点抓住了,所以能够达到目前这样的成绩。改编手游的线多号人的团队整整做了两年,前期我们做的工作也非常非常多。”

  无论动漫、漫画,游戏,影视剧,有声剧等,知名网络文学IP改编作品的问世,都会受到原著粉的瞩目,除了原著,任何一部衍生作品的改编都是按照其本身艺术形式的规律与节奏进行的,只要不是原著,就都会与原著有或多或少的差别,这是绝不可能避免的。国内有很多好的网络文学IP,如果动漫以此为基础,在艺术再创作中,赋予动漫改编作品自己的内容与思想,但是同时尊重原著主题核心,无论是怎样的一个故事,能够让观众有所收获,真正看到创作者的诚意,而不是像部分改编剧靠原著的群众基础和演员的名气来骗取关注,或许网络文学IP不仅是国漫更会是中国泛娱乐文化产业的重要出路之一。

  发飙的蜗牛,王泰,生于1987年3月25日。著名网络作家、编剧、漫画制作人,动画制片人,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创始人。“橙瓜网络文学奖网文之王”全国百强大神、橙瓜名家专栏入驻作者、第28期《网文圈》杂志封面人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网络作协理事,台州市网络作协副主席。

  著有《网游洪荒之神兵利器》、《网游之练级专家》、《贼胆》、《重生之贼行天下》、《九星天辰诀》、《神纹道》、《妖神记》等十一部作品共计一千八百万字。早期为游戏类小说顶级作家,玄幻类小说顶级作家,多部作品被改编成漫画、网络剧、游戏等各种形式的衍生文化产品。其中,《重生之贼行天下》橙瓜评分高达7.6分。

  作为网络文学领域向动漫领域跨界的领军人物,现创立的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着重于打造优质漫画内容,其作品《妖神记》改编同名漫画也在一年内成为国漫人气作品,各平台均排名前十。近期上线的《妖神记》手游,自上线以来位列各大游戏排行榜第一位。

  在纷纷扰扰的世界,我们都行色匆匆。手握梦想,心怀渴望,为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不断地奋斗着。这样的他,不忘初心,平平淡淡地重复着自己所热爱的事,为自己的人生着上一笔又一笔的浓墨重彩。其实很多美好的梦想都并非触手可及,经过了时间的打磨和酝酿,结果才显得更加绚烂、更加珍贵

  橙瓜:根据您的小说《妖神记》改编的同名手游18号已震撼不删档上线。据了解,这款融合了浓浓的东方玄幻元素的手游在内测时就备受关注,如今游戏刚一上线,就列居各大游戏榜单第一位,取得这样的成绩首先对您表示祝贺。能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款游戏吗?包括这款游戏的玩法又是怎样的呢?

  发飙的蜗牛:《妖神记》是一款传统卡牌类游戏,但在战斗形式上面略微有一些创新;在一些关卡的玩法上面,也有一些独特的地方,玩起来也很有趣!此外,《妖神记》的制作团队是非常强大的,大家不妨去试试哦~

  橙瓜:我们可以看到,在《妖神记》这款游戏的打造上,可以说是大手笔精良制作了。不管是游戏画面、人物配音还是游戏中的配乐等等,都为玩家呈现出极致的视听享受。关于妖神记游戏的制作团队向我们介绍一下吧?

  发飙的蜗牛:《妖神记》主要的制作团队是开天创世及蓝鲸时代,两年的游戏合作下来,我觉得他们是专注于开发游戏内容、认真做事情的团队,团队中的每一位不仅对游戏非常热爱,而且工作态度也是非常的认真负责。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我们相处的非常愉快。最重要的是,大家对于游戏的创作理念是一致的

  此外,音乐方面,游戏请到了“崎元仁”先生担当音乐制作,这位来自日本的业内知名作曲大师,曾为《皇家骑士团》、《最终幻想》、《闪亮银枪》等诸多知名游戏作品创作过原声音乐,着实令人期待;声优阵容方面,游戏联手729声工场、北斗企鹅工作室、音熊联萌等多家国内一线音乐工作室,召集到了包括阿杰、山新、夏磊、黒石稔、陶典、苏尚卿、冯俊骅等在内的诸多顶级CV献声,整体阵容绝对堪称奢华。

  发飙的蜗牛:当时,恰好腾讯在寻找优秀的产品,看到我们这款产品的时候,他们表示这款游戏是在接触了几百个产品之后看到的最好的。那时候,我们也找了很多的发行商,也有很多发行商在抢《妖神记》这款游戏,但对我们来说,腾讯肯定是我们最优先的最好的选择。

  橙瓜:目前手游市场竞争这么激烈,扑街的游戏也不少,在目前这样的市场现状下您当初为什么还会想要将《妖神记》做成手游呢?

  发飙的蜗牛:任何的文化产品,“扑街”的这种情况都是永远存在的,可以说百分之九十的产品做出来之后会遭遇“扑街”,但总归会有一些好的作品、优秀的作品会很卖座。至于之所以坚持把《妖神记》改编成手游,是因为这也是我自己的梦想之一,现在也算是把它实现了吧!

  发飙的蜗牛:我从小到大都很喜欢玩游戏现在呢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没有时间打太多的游戏,唯一在玩的就是英雄联盟了。手游的话,在自己做手游之前,基本把市面上所有优秀的手游都玩了个遍,也是想以此提高一下自己对游戏的理解和认知。

  橙瓜:从《崩坏学园》到《阴阳师》,诸多和风手游的“爆炸式”入侵,导致当前国内的二次元手游市场基本被日系垄断。您觉得众多玩家选择日系的主要缘由是什么呢?在手游市场上,至今仍没有出现一款叫好又叫座的国风二次元爆款。您觉得问题出在哪里呢?

  发飙的蜗牛:不管是日系的游戏还是国风的游戏,它都有自己的一个特定的风格,像《崩坏学园》《阴阳师》这类游戏,并不是因为它们是日系才火爆,而是因为它们自己独特的风格被大众所接受,所以才能火起来。其实,如果国风的产品能够找到自己的风格和感觉,然后把这种风格以手游的形式表达出来,照样也是可以火爆的。

  对比起来,我觉得日系游戏的风格相对来说在中国的受众面反而要小一点,我认为,一个国风的游戏如果能找到它被大众接受的风格和感觉,那火爆起来的话一定会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橙瓜:在手游市场上,卡牌类手游不占少数,您觉得与市面上这些卡牌类游戏相比起来,《妖神记》的亮点与与众不同在哪?

  发飙的蜗牛:首先,《妖神记》属于玄幻风的国风类手游,纯正玄幻风的国风类手游在市场里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以前的国风可能更多的是武侠风。这种玄幻风格通过绘画技巧展现出来之后,就有了一些独特的味道,比如里面的一些道具,像时空妖灵之书,它就是通过一种另类的方式把整个玄幻的风格给诠释了出来。

  其次,虽然我们做的是一款传统的卡牌类游戏,但是在战斗的形式上面我们还是做了很大的创新,中间经历了很多个版本的调试,目前的版本是在我们多次调试后觉得最适合也是最能满足用户体验的。《妖神记》的这种战斗形式相对于传统卡牌回合类游戏来说,自由度会更高一点,玩的过程中也会更加畅快一点。

  橙瓜:《妖神记》在自身品质的打磨上,可以说是做的尽善尽美了。在制作过程中,是如何坚持在国内的大环境中不随波逐流,坚持做高品质的游戏的?

  发飙的蜗牛:首先一个,是要问自己的初心是什么,不能因为市场上什么火就做什么,而是找到自己最初的热爱,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一款游戏,想要做什么样的一款游戏,这是很重要的。如果连自己都说服不了,那多半出来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声响,如果自己很喜欢玩,那拿到市场上面,必定会很火爆的。

  发飙的蜗牛:遗憾的地方倒是没有,因为做一款产品很难让它达到一个极致完美的程度,就比如我们自己做漫画、做动画,很多时候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很正常的,那我们在当前现有的条件下无法满足,我觉得,以自己现有的条件尽全力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橙瓜:从漫画到动漫,再到游戏,由《妖神记》衍生出的多种作品形态,一路高歌猛进,已在文化各界产生广泛影响。您觉得打造尖端优质的国创IP最重要的是什么?如何才能打造出具有影响力的火爆国创IP呢?

  发飙的蜗牛:打造火爆的国创IP没有说哪个环节是最重要的,而应该是说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必须要做到最好。比如我们要打造一个类似于《妖神记》这样的IP,从小说到漫画到动画到手游到后面的动画电影甚至再到其他,每一个改编过程和细节都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说小说改漫画,我们得删减哪些剧情,增加哪些剧情,分镜怎么做,里面的线稿怎么画,故事应该怎么表达,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在改编的过程中必须要考虑到的问题。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很困难的,这其中涉及到的细节最起码要求我们在漫画领域做到精通,然后才是怎么样去改编那样一部小说。

  到了动画阶段,除了剧情之外,整个的制作过程都需要去学习和思考,同时对于细节的要求就更加的高,我们在着手做这件事情之前,需要很长时间去探索。改编手游的话,就更加复杂了。

  橙瓜:很多读者都在抱怨《妖神记》小说的更新速度,甚至也有些读者调侃说您现在的工作重心都扑在了动漫和游戏上,把小说“打入冷宫”了,对于读者的这些负面言论,您怎么看呢?

  发飙的蜗牛:因为现在我们毕竟在开发妖神记的所有东西,我希望的是这部作品不仅以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而是能够通过漫画、动画、手游、电影甚至更多的形式,以一个立体的故事呈现出来。我期待的是,未来大家在追更小说的时候,也能追更动画、漫画等。

  我们现在也是在探索这种产业的形态,这个事情很难也很花费精力,但这作为自己内心的一种使命感的话,肯定需要有这么一个人这么去做,至于花在写小说的时间少了,那不是说我不够努力、把小说打入“冷宫”了,而是因为我需要去做的事情太多了。

  橙瓜:《妖神记》讲述了主人公聂离重返13岁,不断获得外挂,然后不停的打boss升级,在冒险的旅途上,还将两位红颜知己叶紫芸、肖凝儿纳入后宫的故事。那在您的心里是不是也住着一个聂离的影子呢?这样的主人公人设当初是怎么产生的呢?

  发飙的蜗牛:我觉得聂离整个冒险的故事是没有我的影子的,因为人生真的很难像玄幻小说一样可以不停的打怪升级、不停地破解难题,然后能够一路披荆斩棘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现实中就残酷很多了,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挫折,肯定不会像小说中那样爽快。至于当时到底是什么状态,创造了这样一个人设我也很难说了,当时就是单纯的想要写那么一个故事。

  橙瓜:您之前也多次表示过,《妖神记》的动画大电影一直在紧张重点的筹备中,现在近况怎么样了呢?

  发飙的蜗牛:动画大电影这件事一直在做,但是确实比我们起初想象的要难很多。起初我们以为像这样一部动画电影两年就上线了,但是后来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这过程中需要有各种调试、各种磨合,就像《大圣归来》做了那么久,因为其中涉及到的很多程序都太复杂了。不过,我还是会用尽自己的全力去做这件事情,假设有一天这部电影可以从我这里过关推出市场了,就是我认为我能够达到的最完美的状态了!

  完成度上来说,因为一部电影最最耗费时间的阶段都在前期,包括人物的设定啊、线路的梳理啊等等,而真正到制作阶段就很快了,至于妖神记的动画电影,目前还是在做前期阶段的工作。

  发飙的蜗牛:我们预计是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的时候,开始启动我们网络剧的一些计划,另外还有一些自己动画连续剧的制作计划。

  橙瓜:小说的漫画制作、动漫制作、游戏制作以及影视制作上,您会在多大程度上参与意见?

  发飙的蜗牛:其实每个环节都不太一样,比如说漫画制作,我们有自己的漫画制作团队,基本所有的细节都是我自己严格把控出来的,我会比较深度的参与到制作的方方面面。因为是自己的团队,所以旗下那些漫画画手经常被我喷的。哈哈哈哈

  动画制作这一块,我们是将小说、漫画、剧本这三个东西全部提供给动画制作方,其中前期的设计、后期的修改我都会全力把控,以保证动画在制作过程中不会偏离我最初的想法。

  至于游戏,我也是尽全力的去对接团队吧,幸运的是,赢咖app我们的《妖神记》手游恰好碰到了一个实力很强的团队,团队中的每个人我都非常认可,他们做的东西基本不用我过多的去介入,我只是会在自己擅长的一些方面给出参考意见,比如原画的定稿,比如剧本上的支持,参与玩法名称上的设计等等,但主要的制作还是他们来进行。

  关于影视的制作,目前我们也接触了很多的影视方,但是很多的影视方跟我们的想法还是有些对不上号,如果未来推到影视制作这一部分,应该还是尽量我们自己来把控。

  橙瓜:现在有很多作品本身很火,但是改编成网剧或电影作品之后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您觉得这个现象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发飙的蜗牛: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作者他们只是把自己的作品纯粹的卖给了制作方,很难再在制作层面进行介入,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来创作一个让影视制作方进行拍摄的剧本,甚至是在拍摄的阶段完全不了解拍的怎么样,其实往往很多时候创作者的思路和拍摄方的思路是不在一条线上的,所以就很容易出现故事整体的分化。其实漫画,动画也一样,做出来后扑街的有很多,尤其是动画,那我觉得最核心原因就是没有一个真正懂故事的人去强力的把控每一个制作环节及故事的走向。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扑街的状况。

  与其说“没有平凡的人,只有平凡的人生”,不如说“没有平凡的人生,只有甘愿选择平凡的人”。我想做我梦想的那件事儿,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孤独,承受委屈,但因为知道未来等待我们的是一个美好的梦想,所以,即便风雨兼程,也无怨无悔。或许未来的一个漫漫长夜,会感谢曾经的自己,没有吝啬于付诸努力。

  橙瓜:蜗牛作为顶级网络文学作家,差不多是最早转型开始做漫画的。不仅创立了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而且现在也是将国创IP做得风生水起,硕果累累,选择转型的初衷是怎样的呢?

  发飙的蜗牛:“有才华的作家实在是太多了!”这可能是所有作家的心声吧,哈哈像我们自己创作作品,即使我们认为自己的作品很好,但是想要轮到我们自己的作品被开发不知道要多久,自己的作品火起来的概率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很多的作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被改编出来,能够成为大火的动画啊影视啊之类的。那我做的,无非就是说我等不下去了,我要自己出来做这个事情,我希望能够自己把这些东西做出来展现给大家。制作过程中,我自己更多更细致的去掌控也是因为我想增加作品成功的概率。

  橙瓜:从收入稳定的大神级作家到机遇与风险并存的创业者的跨越,心态和状态有哪些变化呢?

  发飙的蜗牛:作为一个大神级的作者,收入是很稳定的,那样的收入可以很轻松的生活了。而作为创业者,首先就要投入,将自己挣的钱都投入到公司里面,这会承担很大的风险。此外,会有各种各样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公司内部管理上的问题等等,要做的事情远远比做一个作者要多的多,更辛苦也更心累。心态上面,也是完全截然不同,作为作者就是一个人经常封闭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面,虽然收入不错,但是对于社会的感知还是很少的;那作为创业者之后,每天会见到不同的人,会去了解整个行业的变化。通过创业的过程,也让我认识到一个全新的自己吧。

  发飙的蜗牛:我觉得最大的难题就是我们心里的构想是很完美的,但是这种完美需要大量的资金去支持,现有的条件根本无法达到那样一个完美的程度,我们只能在有限的,可以调动的资源里面尽可能去做自己量力而行的事情。

  但是这个量力而行是非常有风险的,因为如果你要做一个达到自己内心完美的事情,肯定会非常火。但是如果是做一个仅仅是现有条件下能够满足自己内心的要求、可以火起来的作品,这个挑战性和难度是非常高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经历,做了很多的工作,这个在创业的过程中也受过很多闷气和委屈。

  橙瓜:在您转型的过程中遇到“低谷期”的时候,是凭着怎样的意念和动力走过来的呢?

  发飙的蜗牛:因为心里面总归还有一个方向和目标,就像那句话说的,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发飙的蜗牛:首先,现在来看,国产动漫的发展是值得肯定的,早期国产漫画没有什么作品,或者说更多的一些作品很难有机会展示到观众的眼前。但是现在国产动画发展的越来越好了,每年都会推出很多的作品,其中也不乏一些精品制作。很早的时候画漫画的人也赚不到什么钱,现在画漫画收入越来越好,说明这个方向是没什么问题的,未来国漫的发展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至于存在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连载性方面的问题,很多的漫画在刚开始的时候脑洞很大,故事很精彩。但很多人在画的过程中缺乏一些长篇讲述故事的能力,很多漫画到了后期的时候就越来越卡意,大量的注水,导致连续性下降,或者产生一些其他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本身就是漫画领域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

  橙瓜:您觉得网络文学IP会不会是中国动漫的出路之一呢?同时会不会是泛娱乐文化产业的出路?

  发飙的蜗牛:我觉得网络文学发展的越来越好确实是给漫画、动漫领域提供了很多的故事素材,也确实是未来漫画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但是我觉得网络文学的故事结构,更多的是提供一些新颖的素材内容进入到漫画、动画领域,而不是纯粹的仅仅是说内容改编。毕竟很多的小说是适合改编的,很多的也是不适合改编的。

  从作家到创业者,从网络小说到泛娱乐,无论时光怎么流转,旋律怎么转换,“平和”一直是蜗牛最可贵的品质。说到公司未来的蓝图规划,蜗牛说道:“我心里的目标还是非常远大的,但是也不会太多把自己的梦想挂在嘴边”。作为蜗牛来说,“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也许已成为一种习惯,一切规划的井井有条并为之付诸努力与行动,不言弃,不言败。这样真实的蜗牛,早已是榜样亦是骄傲。

  发飙的蜗牛:我们最早的工作室名字是叫踏雪动漫,当时很多的漫画、动画是通过踏雪来发行的,踏雪的寓意是踏雪寻梅。但是后来接受融资的时候要求以一个新的名字嘛,就有了若鸿文化,我们的的想法是,踏雪寻梅翩若惊鸿,然后“若”也是我女儿名字里的一个字。

  发飙的蜗牛:其实,给公司的定位目前就是用网络文学的故事结构去打通漫画、动画、游戏、影视多个领域,打造一家泛娱乐的公司。

  发飙的蜗牛:除了已有的产品发行之外,还会推出漫画、动画,另外今年除了《妖神记》手游之外,到年底还会有一系列的产品。

  橙瓜:请问您眼中的“工匠精神”是什么样的?不管是做作家还是做CEO,在您不同的从业历程中是如何秉持“匠心”不断向前的呢?

  发飙的蜗牛:我觉得工匠精神是这样一个概念,这个东西它并不需要跟别人去说,说我们具有什么什么样的工匠精神,或者说我们在打造什么什么样的东西。真正的工匠精神是在一个领域里竭尽全力钻研一个别人根本注意不到的很小的点。比如说德国的那些工匠,在做螺丝的时候可能对于很细微的一些误差都要去把棱角磨平。

  就像我们自己在做动画、漫画、游戏的过程中,我们会关注到各个方面,会去很在意里面任何一点很小的瑕疵,用心的去钻研。并且过程中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事情,去把这个事情当作自己的事业来做,我觉得这就是我理解的工匠精神。现在很多的一些人把工匠精神这个东西当作一个噱头,当做一个高大上的值得去吹的东西去讲述,我觉得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匠精神。

  橙瓜:我们橙瓜网有很多读者对您的工作呀,状态呀表示非常关心,您有什么想对作者说的吗?

  发飙的蜗牛:首先非常感谢读者,尤其是妖神记小说的一些读者,在我更新这么慢的过程中没有拿刀过来砍我,哈哈哈哈我希望我们能够更多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去做出来,在我们认真做这些东西的时候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当然我们也是可以接受批评的,但更希望得到大家对于我们探路精神的理解,毕竟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其实我们每天内心都是在非常煎熬的,而且很多的事情也很费脑子,不过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达到自己内心认为完美的一个状态,也同时希望在那个时候能有很多的人喜欢我们创作的东西,同时也能欣赏我这样一个人!

版权所有:赢咖-赢咖娱乐|娱乐天地